当前位置: 飞禽走兽下载 > 飞禽走兽下载安装 >大发uu直播现场 - 政治斗争惨烈,英国脱欧胜算还有几成?
  • LOL洲际赛:MLXG绝食打野再次上线,助RNG摧枯拉朽一举击败SKT

    赛前数据rngsktgameⅠ[2:11] 青钢影来到中路,先手晕倒洛,配合冰女击杀洛拿下一血。[11:50] 剑魔先手扛塔配合青钢影塔下击杀诺手,并拿下一血塔。[12:57] 丽桑卓跟青钢影推掉上路二塔后,青钢影大住诺手,配合丽桑卓击杀诺手。[15:25] skt拿下峡谷先锋。[18:40] 双方在小龙处,霞先手拿下土龙,后续诺手进场砍起来了,双方打出一波3换3。[22:00] skt在下路水晶

大发uu直播现场 - 政治斗争惨烈,英国脱欧胜算还有几成?

发布日期:2020-01-08 09:56:41   人气:4659

大发uu直播现场 - 政治斗争惨烈,英国脱欧胜算还有几成?

大发uu直播现场, 了解任何国家政治的基本功之一,不是知道这个国家姓资姓社,而是对它们的政治时间表是否门儿清。 因此一个外国人,假如知道中国是3月份先开政协再开人大,那么这个人显然不是中国政治的“老外”。

同样的,到了9月份,当你在心里准备迎接英国政治的新一季,那你也和这片土地打成一片了,与不列颠的政治节气已经慢慢合拍了。 9月份是英国各大政党的年会,或者叫党代会的季节,基本上一年的参政思路,就会在年会上体现出来,特定年份有党魁选举,也会在年会上揭晓。

今年新一季的英国政治更加特殊,首先,这场年度大戏的核心剧场延期开放,其次,也是更加关键的,10月31日是脱欧的截止日期,至于怎么脱欧,英国整体已经陷入了极其复杂的僵局。 本周二,英国最高法院做出裁决,鲍里斯暂停议会是非法的。

笔者之前预测是英国最高法院可能大概率不会做出非法的裁决。 然而,事实如此,笔者也只能顺着这个裁决,总结和分析一下英国脱欧走向。

喧嚣中的聚会

与最近狂风暴雨般的英国政坛和推土机一样的鲍里斯新政相比,再激烈的党代会在今年都会显得是温文尔雅。

9月22日,是工党的年会,与往届差不多,工党年会再次显示了这个党除了反对脱欧之外,已经彻底失去了方向,党魁科尔宾是否具备执政的能力和素质,再次遭到质疑。

科尔宾(左)与副党魁沃森(右)

而控制工党的工会,通过全国执行委员会,试图把温和的副党魁沃森给拿下,避免在科尔宾被推翻之后,沃森掌权,弱化目前工党的左派路线。 如果说保守党内部的反叛,是严肃的实力较量,那么工党内部的,简直是粉丝团的情绪宣泄。

而在周二最高法院宣布裁决之后,科尔宾将压轴的年会演讲提前,内容缺乏新意,无非就是趁势让鲍里斯下台。

相比之下,上周末自民党年会显得少有的强硬,极富攻击性。 自民党在2010年联合执政之后,偷鸡不成蚀把米,丧失了政治信用,2015年议会席位仅剩下8席,当时党魁克雷格连选区都丢了,之后议员一派暮气沉沉,最新一届前党魁坎贝尔是以74岁高龄出任领袖。

本届自民党自从换上新党魁,斯文森女士,39岁,又先后吸纳了6名来自各党的反叛议员之后,声势大振,新党魁斯文森女士喊出了自民党要掌权的口号。 这是过去近二十年来,自民党发出的最强声。

39岁的 斯文森是自由民主党首个女性党魁

但是,自民党必须要面对一个巨大的挑战: 目前他们集结的是一伙儿自留地都快没的反叛议员,也就意味着这些来自保守党或者工党的反叛者,将来在他们代表自民党出战,如果在原来选区参选,那么面对的将是原来选区优势党派的进攻,靠这些反叛议员的个人之力,很难为自民党贡献席位。

而原来选区的,保守党或工党,肯定会拿出严厉手段,惩罚这些反叛议员。 如果将自民党可能的优势选区派给这些“外来户”,那很可能会引发优势选区瞩意的候选人不满。

自民党已经明确定义自己是一个留欧党, 假如有朝一日上台,第一天就要叫停脱欧。 那么一旦英国脱欧成功,也就意味着自民党阻止脱欧不力,将再次遭受重创。

因此,对于自民党来说,目前最本质也是最优先级的工作是阻止脱欧,而不是喊出掌权的口号。 自民党的未来,很可能脱欧或大选之后,要么散得快,要么斗得惨烈。

保守党,中间偏右至右翼(传统上为右翼); 工党,中间偏左(传统上为中间偏左至极左翼); 自由民主党,中间偏左(传统上为中间派); 苏格兰民族党,中间偏左,主要致力于苏格兰独立运动

议会暂时出局

但是,这次自民党的夺权留欧的呼声之所以强势有力,是因为当前英国政治背景噪音过于混乱。 自民党可以说,在夺权气势上压倒了工党,在留欧的坚决立场上,对抗保守党退欧的决绝。

对于保守党来说,比选举更重要的是,要实现脱欧,特别是在10月31日前。 就是有选举,也是要为脱欧服务,通过选举重新夺回议会多数优势。

目前的保守党内阁是一个极其强硬内阁,个性鲜明,试想一下,一个有着俄罗斯名字的土耳其后裔首相,率领着巴基斯坦裔财政大臣,印度裔的女内政大臣,还有一个犹太裔的外交大臣,这远比任何叫嚷着平权或者多元的政治党派更要有说服力,有趣的是,这样多元平权的组合,直奔一个非常明确和“右翼保守”的目标: 最晚要在10月31日离开欧盟。

巴基斯坦裔财政大臣贾维德(左),印度裔内政大臣帕特尔(中)和犹太裔外交大臣拉布(右)

首相鲍里斯已经誓言,让他去向欧盟申请脱欧再次延期,“我宁愿死在沟渠里”,他所领导的内阁据说90%的精力是花在了准备无协议脱欧,也就是硬脱。

但是,经历了党内议员反叛,鲍里斯的保守党内阁已经失去议会多数,这意味鲍里斯政府提出的任何动议或者措施,基本上不会得到议会支持和授权。

比如,鲍里斯的提前大选动议已经被议会否决,议会已经通过立法必须是有协议脱欧。

自鲍里斯上台以来,本届保守党政府对民众分糖式的讨好,加大教育和医疗投入,增加警力严打犯罪,对党内进行清党式讨伐,毫不手软地开除投反对票的后排议员,包括丘吉尔外孙,在这些反叛议员的选区着手开展新的候选人选拔。

对反对党,特别是工党展开决斗 式攻击,鲍里斯几乎是以中世纪决斗方式,向科尔宾发出单 挑的邀请。

科尔宾(右)曾经“死磕”特雷莎(左)

要知道在过去一年半时间里,科尔宾几乎隔三岔五地向保守党喊话要大选,只不过当时面对的是要努力左右逢源的打好这份首相工的特雷莎•梅,现在碰到宁愿“死在沟渠里”的蛮撞人鲍里斯,科尔宾和工党一干人物立马就蔫了。

从目前到10月31日,英国进入了决战欧盟的关键时刻,但是英国政坛陷入了攘外不能安内的困境,鲍里斯和他的幕僚团队,可以说承受了可能是过去二十年来最大的压力,当年的布莱尔-布朗的内讧,保守党-自民党联合政府倾轧与现在相比,简直就是过家家一般,毫无刺刀见红的激烈。

过去一个月来,英国政坛内斗,已经对英国的诸多政治传统和惯例构成了结构性挑战,比如让女王涉入到关键的政治决策,同意关闭议会。

须知,按照惯例,首相是为女王管理这个国家,客客气气地提供管理策略,是不列颠的管家,虽然在实际上女王是不能够反对首相任何提议,这固然是一个传统,理论上,女王可以不遵守这个传统,不采纳首相的意见,那么这就是完全违背了君主立宪制的“虚君”的核心,一旦如此,将会引发宪政危机,而这危机之后的危机,是英国没有成文宪法,如何裁决将会是一场“就事论事”的千古之辩。

鲍里斯可以说挟天子以令诸侯, 提出一个让女王无法拒绝的要求,从而让自己的脱欧赢得时间和优势,这是一个极其精妙的计算。 然而,议会是这场政治游戏里大玩家之一,反对党利用议会斗争规则反制鲍里斯的硬脱手段。

应该说脱欧公投的52: 48的小幅优势,保守党内部的留欧派的阻挠,加上2017年大选之后,保守党绝对多数地位丧失,使得保守党在议会之中,束手束脚,不能够施展自己的脱欧计划。

议会斗争从来不是风平浪静,英国议会确实面临巨大的波折。 然而,当媒体用史无前例、世上最差(或者好)来形容这场脱欧的博弈,未免有点健忘和愚民。

不要忘记,当年加入欧盟的时候,工党是最大的反对者,几乎以死相逼; 当90年代欧盟《马斯特里赫特条约》提出,四大自由(欧盟内部货物,服务,资本和劳动自由流动)降临,保守党内部也是出现了大规模反叛,从几乎瘫痪梅杰内阁,其惨烈与持久程度,不输今日的局面。

鲍里斯此次使用关闭议会的手法,是神来一笔,而各个反对党迅速组成反硬脱同盟,也客观地反映出英国社会留欧派的实力。

这次最高法院裁决,有可能开了一个不好先例,议会规则角力,应该是一个政治事件,关闭议会是在议会规则之内,但是最后送到最高法院去裁决。 就相当于拳击手比赛完了,对结果不服,结果找法官裁决,而不是裁判。

康明斯的诡谲

在接下来的斗争中,目前脱欧僵局看来通过议会途径被打破的可能性很小,鲍里斯和他的内阁设计的各种计划,基本上遭到了封堵。 这个时候,一个名字在英国政坛,从当初耳语般地流传, 终于被大声地喊出来,被传布。

多米克•康明斯

他就是鲍里斯的首席顾问多米克•康明斯。 又一个私校教育,牛津毕业的学生,他自然地被纳入了卡梅伦、鲍里斯、戈夫这些精英的序列。 牛津的历史本科,英国近年的教改和脱欧都是他的大手笔,在反对者眼里,是个邪恶天师人物,但是毫无疑问,是他搅动了英国过去十年的一潭死水。

康明斯被认为是一个非传统的政治人物,做一个不恰当的类比,牛津时代和脱欧时代的康明斯,在外形和气质上,都经历了黑豹时代到今日仙范儿的窦唯式样转变。

在他的人生经历里,与这些人有着各种交集,尤其是脱欧派阵营。 康明斯曾经是时任教育大臣戈夫的特别顾问,而在过去十年多时间里,戈夫是最能干,也最敢干的教育大臣,他让考试变难,让学校更加看重成绩,这背后就是康明斯推动。

戈夫

须知在英国,要搞出如此“残酷”的教育竞争潮流,必定不是一个讨人喜欢的性格。 康明斯的人格特质,成为英国政治评论在点评脱欧时候,频频涉及的话题。

早在康明斯被推到媒体之前,英国电视四台曾经拍摄过一部关于脱欧三人组的政治讽刺片《brexit: an uncivil war》(《脱欧: 无理之战》)直译可以是不文明的战争,暗指脱欧派在英国脱欧运动中采取的不光彩手段,此三人就是鲍里斯、戈夫和康明斯,饰演康明斯正是被中国观众昵称为“卷福”的康博巴彻。

卷福出演《脱欧: 无理之战》(brexit: the uncivil war)

很多脱欧派对于康明斯是存在极大的幻想与期待的。 在脱欧阵营里面,鲍里斯如果说是亚瑟王的话,多米尼克•康明斯则是他的魔法师梅林。 现在很多脱欧派也许在期待这个黑暗魔法师,会不会像指环王里的甘道夫,突然在最黑暗的黎明前带来神奇的援兵。

最高法院的裁决,笔者认为对于市场打击是巨大的。 理论上说,阻止了鲍里斯的硬脱计划,市场应该看好。 然而,次日英国市场大跌,其中因素可能很复杂,比如美国股市大跌引发的。

但是,也可以理解为生意人和市场很清楚,威胁经济的不是硬脱,而是拖延脱欧。 如果鲍里斯脱欧大计不成,让一群还无领导力的政客在脱欧上继续扯皮,那是灾难。

如果鲍里斯脱欧失败,那位未来英国的政治图景也许可以这样刻画: 很快科尔宾将成为不列颠的首相,英国继续留在欧盟,像一个中世纪的御前侏儒或小丑一样,让地中海、阿尔卑斯、多瑙河或者巴尔干的贡臣使节们尽情地嘲弄和讽刺,以取悦布鲁塞尔的巨头们。

所以,对于鲍里斯这样的人物,多说无益,就送一句话,壮士百战沟渠死,不事江东违命侯。

本文作者曾飚,英国时政时评人,旅居英国多年

文章系个人观点

来源:深圳卫视直播港澳台